相关文章

代办银行卡上下线同受审

代办银行卡上下线同受审

自己办张储蓄卡,卖给上家就能赚钱,朱某等人以为这是一条稳妥的致富路,但殊不知这样的“好事”是犯罪行为,而且是为电话诈骗犯罪分子助纣为虐。昨天,东城法院开庭审理了朱某等五人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一案。

昨天上午,朱某等五人出庭受审,他和储某是男女朋友关系,一同受审的王某和曹某也是男女朋友。根据检方的指控,王某和女友受朱某指使,用朱某提供的别人的身份证非法办理储蓄卡15张。警方将王某和曹某抓获后,顺藤摸瓜将朱某和女友储某抓获,在其暂住地查获了非法持有的他人信用卡74张。

涂某则是收购银行卡的人。朱某找人办理的银行卡,通过快递卖给远在柳州的涂某。对于检方指控的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,五人都表示认罪。

朱某说,他原来有工作,2010年8月开始,他在北京兼职,QQ群里看到了办卡可以获得报酬的信息,由此认识了后来成为他上家的人。上家告诉他,只要办理好银行储蓄卡,保证密码可用,就可以获得报酬。起初朱某用自己的身份证和女友的身份证办理了几张;后来他也如法炮制,在网上发布消息,招募代理办卡的下家。

王某和女友看到朱某发布的消息后,成为了朱某的下家,还有丁某、陈某等人也陆续成为朱某的下家。久而久之,代办银行卡已经成为一个层级分明的团伙。“我的上家他们都卖给电话诈骗的人了。”涂某不知道,他们五人被抓获,正是与一起电话诈骗案件有关。

但驱使朱某等人的,是利益的诱惑。根据几人供述的情况,王某等下家办理一张银行卡,朱某支付普通卡片10元一张,带U盾等网银功能的30元一张,朱某转手卖给涂某时,银行卡的价格分别卖到60元、130元,而涂某出手时再次加价20元。涂某说,他第一次卖卡时,9张卖了900元,几个月下来,买卖了两三千张银行卡,和同伙赚了6万元。相比上家获利颇丰,下家的收入较少,王某赚了3000元,朱某和女友赚了1万多元。